阅读历史
换源:

第076章、相思入骨

作品:仙妃媚骨|作者:五月云心|分类:玄幻|更新:2019-03-16 16:18:16|下载:仙妃媚骨TXT下载
  聚宝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仙妃媚骨最新章节!

  重要事实。

  ?2018年比尔盖茨在北京某博览会演讲时拿出一罐大便,称将全面改善落后地区的粪便处理能力,来降低霍乱等疾病对人类的伤害。

  ?同时他还提到,他曾经在另一场演讲中放生过蚊子。

  ?他说蚊子是什么呢?

  ?2010年,比尔盖茨向牛津昆虫技术公司投资490亿美元,用于研发转基因蚊子。这种转基因蚊子可以和野生的母蚊子交配,使其产下的后代受到基因影响在成年前就会死亡。

  ?这项技术的目的是为了控制以蚊子为媒介传播的疟疾、登革热等疾病。

  ?不过这次技术立即引来了不少人反对,反对者表示在全面评估蚊子对环境、对人类健康影响之前不应该盲目开始灭绝蚊子的试验。

  ?然而根据世卫组织统计,2016年全球仍有二亿人感染疟疾而其中40多万人没有坚持到活下来。

  年轻的小司机是个刚刚上班车龄却有若干年的小哥哥,他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来叶紫檀身份不简单,不然也不会由自己花这好几天时间全程陪他。

  “蚊子吗?”光天化日下歇息时,小哥哥见叶紫檀拿得各种资料里,有昆虫模样的东西,一边擦车,一边随口一问。

  叶紫檀把材料赶紧放进了文件箱。随口也说“嗯——”了一声。

  没想到,小伙子一路陪了个榆木脑袋似得不吭气的老古董,抑郁成疾了都快,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僵尸鹿吗?前半个月有个人高速路上行驶过程中,出了车祸,最后让一头鹿给团灭了?”

  “团灭?”叶紫檀有些疑惑,他是一个与时代脱节的人,问:“什么团灭?”

  “啊,原来叶工也是有所不知啊,现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有些有钱人已经开始团购去往火星的星际旅行了呢,50万美元一张票。”

  “去干吗?”

  “去躱避僵尸啊!”

  “扯皮——”叶紫檩的第一反应就是太扯了,他说:“僵尸鹿,只是人们形象的一个说法,并非真的是僵尸!比如疯牛病,只是动物的一种疾病。就算动物和动物之间能够传染,实现感染人还是需要一定条件的。”

  “那万一这病毒很厉害,一步到位了呢?”年轻人并不示弱,极力表示自己绝非耸人听闻。

  “哪里?人类如果那么脆弱,这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史全就灭绝了!”

  “好的,教授,听您这么说,我就不用纠结了。我一个穷屌丝,哪里有钱去火星,就算我一个人去了火星,我爸妈我怎么忍心把他们扔给僵尸,我独自逃生呢!”

  “好,你是个孝顺孩子,太难得了!”

  ……

  ……

  要把韩美美拽走,虽说他不认为自己跟韩美美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却可以说得上是有过肌肤之亲的朋友吧,现在朋友既是不开心,程木心哪肯善罢甘休,他倒想看看身份不简单的韩美美想怎么样。

  就在这黑漆漆里面哭,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程木心说到这冷哼一声拉着韩美美继续往崖洞深处走。

  韩美美阴沉个脸的样子实在有点吓人,她倒是先止了哭,一时间吓得程木心也不敢再说话,这还是她第一次看韩美美发这么大的火,一直以来他认为她是个炸炸乎乎的女人。

  “是啊!我不计划不负责任,也没计划负责任,只不过机缘巧合之下我们的身体彼此利用了一下!”

  这句话说得太过不要脸,反正以往他不需要这么说,女人们趋之若鹜地奔过来,他也就更没必要这么说了。

  是啊,一个相处下来不过几个小时的男人,我韩美美也不是没见过男人,可能人寂寞久了,真的有时候爆发那种需要的机会更多一些吧。

  韩美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反正一想到程木心一付吊儿郎当不认帐场景,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感觉心头憋着一股子邪火,要不发泄出来自己非得憋疯掉。

  “妈的,直当被狗咬了,回去得赶紧釆取补救措施,别有了什么不该有的,后果更是纠缠不清了!”

  感情迟钝的程木心也说不清楚怎么回事。

  他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才把这个女人弄出来,到这鬼地方的,韩美美,他甚至于想着把她当成普通朋友,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显然不是,不然韩美美那里会气成这样,他的心早把韩美美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品,容不得任何人沾染,或许自私,但这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心态。

  对于女人男人都是自私的,哪怕这个女人他不喜欢,他也容不得别人伸手。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程度吧。

  程木心确实有些自私,他不断的逃避韩美美那似无却有的对他的热情,有时候他甚至想着,先不捅破这层窗户纸,不动她,他就像一个小男孩一样守护着自己的东西,霸道的宣称:是我的,你给我放那,不是我的,也许有一天我会觉得好的话,还可以再动。

  韩美美边走边生着闷气。

  目前为止,闹脾气跺跺脚负气出走,似乎情形也不允许自己使小性子。

  韩美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几次张嘴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她才小心翼翼道:“我不需要你负责任。一旦出得此洞,我们便不相干就是。”

  “没事,你放心,挖个出口,出去,咱们好即刻一拍两散。”程木心真是个王八蛋,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你就算是世代相传的神女又怎么样?一会他要是真敢再动手动脚来找自己的麻烦,少不得让他知道知道有些人是他惹不起的。

  “妹妹,美美?”程木心还是担心,一脸委屈、恳求的神色。

  “没事啊,放心。”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到这韩美美气急,他还是叫不全自己的名字,双脚一蹬,扯了槐树窜到了穹隆顶端,只见石灰岩的顶端热气蒸腾,却似是毫无风声。

  因为没有出口,所以必定空气在空间里是死的。

  单纯的又有着某种中二气质的韩大小姐还以为程木心心头怀疑自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一张嘴就开始解释起来,这也是她太在乎了。

  继而她又开始摇了摇头,似乎想努力摆脱这个想法。

  既当了婊子,就不要又立牌坊了。

  不过,刚刚才在那把勺柄上,自己仿佛经理了一场生死轮回,抵死缠绵,原来是那么个暗黑空间,双腿之间某种不洁的冲击,让韩美美一时屏住呼吸,小腹处一股热潮涌来……

  她不理他,前面蹬蹬地甩了他有丈远,但又没敢走得太远,他的手机手电筒里的光柱是自已扺抗莫名恐惧的唯一心理支柱。

  如果自己胡打乱撞,误入歧途,万一那个人一个不小心兽性大发,自己岂不是又要遭受二遍荼毒。

  岩洞越走越宽,空气愈加潮湿,不远不近的水声潺潺流过的声音,时有时无。

  狭窄的空间显得格外引人注目的是,暗影幢幢中,拿了手机去看,原来一个巨大的墙,说是墙,只是它半拱形的立体球形树团,环状生长了若干植物或者灌木类的东西……

  拨开树影婆娑中,才见顶端穹隆顶上,一圈朦胧的光影……

  外面应该还是黑夜吧。

  所以一开始绕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光感。

  韩美美三下五除二,双手?了若干树叶拿鼻孔底下看了看,很是奇怪的事情莫过于它们居然是横着长的……

  叶片是近似于槐树之类的,夏季六月应该是最茂盛的季节。

  “植物的驱光性,不是应该向上生长呢吧?”韩美美由于急于想出去,想迅速摆托这场风流债。

  “你跟那一棵树置气干什么,真的犯不着。”

  程木心却狭隘地以为她在拿那些树撒气。

  听到这话韩美美越发的气不打一处来了,她虽然年近三十,但也不至于下作到人尽可夫吧!她倒不怕这个程木心真的敢对自己做什么,可他要是想整这个郎当子,可也实在是太简单了,而且这事一旦闹大的话,自己无非丢一回人。

  自己身边就有个女孩子,傻不愣登地去见网友,被杀,到现在尸体还没有找全。

  当然这是前十年的事了。

  现在女孩子防犯意识强了很多,自己就是那件事情之后开始练习跆拳道的!

  黑暗中,她竟红了脸。

  韩美美不是个小气的人,她呼出一口气道:“我想知道。那人什么身份。”

  “他叫花.米盖儿。是旅美华人,一半儿中国血统。半年前出国了,不知道怎么又跑回来了。我看他们还是要走吧,他就是条猎犬,听说美国亚里桑那州政府悬赏千万美元,说是寻找什么‘灵血’血清,为了造一种什么血清疫苗,用以治疗虐僵病毒感染者……”

  程木心似乎也觉得自己太不地道,拎起裤子就拍拍屁股走人,确是太过猥琐了些。他生怕韩美美发了疯报复自己,所以说话间格外小心了些。

  听到这韩美美冷笑一声,真是冤家路窄,你他妈的真以为老娘是吃素的,骗上瘾了是吧?听说有的犯罪团伙专门组团诈骗一到两名老人……

  “灵血?你也真敢编……”韩美美声音超级冷寞,道:“接着,往下编,你要不往下编,信不信老娘我扁你……”

  韩美美一个马步蹲裆,反身右脚一百八十度大回环,忍不了了,无非揪了他,出得洞去时,把他扭送公安派出所,先治他个诈骗罪,少则三年,五年,运气好一点的话,牵出来几个大案,这厮一辈子甭想再重返人间。

  标题都想好了:“骗子骗财骗色终陷囹圄,美女美人美徳大义为重……”

  “赏金猎人吗?我倒要领教一下。”韩美美声音很冷。

  “灵血?”韩美美声音透出某种灵光乍现,“嗯哼,现在真的是骗财骗色的招数层出不穷呢!”

  说话间,自己倒心灰意冷了许多,自己不是刚刚着了道了吗?

  仓荒之间,程木心招架不住,节节败退。

  韩美美正大模大样坐在地上,脸上是全无惧色,看到这一幕程木心心头的邪火是蹭蹭的往脑门上冲,他阴沉着脸就扑了过去。

  跌跌撞撞,手脚并用,韩美美的一个右脚飞起,直踹得程木心带滚连爬撞到了一堵墙上,她道:“算你小子真有种,不过现在你想走也晚了,事实证明你……今天让你知道惹到我的下场。”

  程木心黑暗里,微微侧头看了一下那个方向,手机握在右手,照过去,不屑一笑道:“惹你,惹到你有什么下场?说来我听听。”

  “程木心你个王八蛋!欺男罢女,玩弄别人的感情,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你何徳何能,倒要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韩美美一招一式,也不管他合不合张法,一路狂飙,直管打下去,边打边骂,招招致命。

  “韩美美,我以为你不在乎呢。”程木心双手双脚死死撑住,只听得他胸口坚硬似铁,哐啷哐被敲得山响。

  她气得脸都红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却被他的手给拦住了:“狗咬了你,你还去咬狗吗?对付这种疯狗的办法就是打到他怕。”

  听到这他就站了起来冲向韩美美。

  “我就是狗。就要狗咬狗……”

  他一米八多的身高,韩美美才一米六八,程木心这一站起来立刻在气势上把她给压了下去,唇齿相依间,就探了进去,寸浚寸吮,舌头尖上就拥有了彼此。

  “不,不是……”

  但韩美美却在游戏中杀过人,虽然是游戏,但其真实度却跟真的杀人没有任何区别,而且她杀的还不止一个,少说得有几十个。

  “哎呀,我靠!”

  跌落之间,手指头上殷红一点,血如泉涌,像是一朵玫瑰花一样娇艳欲滴动淌出来。

  “老娘居然忘了,这洋槐树上有刺的……”

  大呼小叫着,韩美美一声娇韵如诗的呻吟……

  这个位置空气相当好,相当清晰,却说不清道不明风口在哪个位置。过来略远位置,程木心一把拉住她的手,血流了很多,这样一来他就忙不叠地想给那个手指头止血。血凝固得太慢了,他便往手指头吹气,这温柔的气息静止在黑暗里,足足过去半个小时才算真正意义上止了。

  血一止住,程木心却犹豫了一下。

  那温香软玉的一根手指头,触摸间手掌之上软滑软腻的质感迅速导电般传遍了全身,暗夜里悬起的空间里,自己又要了她几十回。

  自己仿佛中了邪,刻骨的蹂躏让自己都害了怕,伴随羞耻不甘试探,试探自己的心,也试探她的心。

  眼看着韩美美沒好气地要把手指头拨回去……

  “嗯,怎么,完了就不认帐了?”程木心却似心理不平衡了似的,没好气地嗔痴怪她不尽人情。吃完了要结账了,也没见你千娇百媚地嗲起来,程木心不由长出一口气,可就在这时候落在地面上的十几滴血融进到了土地中,土地之上,当然太过黑暗,一时之间也没看清楚什么地,反正不管土也好,千年的沙石也好……

  “滋滋——滋”冒起了白烟,当然这白烟也是横着冒出来的……

  一看这十滳血气势汹汹,夹杂着,氤氲着某种东西,滋滋作响中,地面被分成了两半。

  天光骤亮……

  通透的,各个方向的光影匆匆忙忙绵延展开了数十个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