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太白山平阳派11

作品:种花护卫|作者:吾乃二陆|分类:玄幻|更新:2019-03-16 16:18:13|下载:种花护卫TXT下载
  聚宝盟小说网 ,最快更新种花护卫最新章节!

  杜景瑜瞬间被震撼住了,当时青藤进气少,出气多的样子他是亲眼目睹的。他敢用他几十年的行医经验保证,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回她。

  她竟然说,只吃了一颗药丸就好了……

  那这颗药丸……岂不就是……起死回生的仙丹?!

  杜景瑜还欲再问,仓衡却是走过来挡在了他们两人之间。

  “她也只是外表恢复了,内里还很虚弱,需要慢慢调养。

  你不要缠着她了,让她休息一会儿吧。”

  原来是外强中干,杜景瑜点了点头,这样说来,倒是还算解释的通。这世道上,的确也有很多以消耗寿元来保持一时健康的药物。

  这种药物很是阴损,但用在青藤这样本就快死的人身上,倒也划算。

  杜景瑜瞥了仓衡一眼,难得的对他露出了一点好脸色。

  “你现在倒是懂得关心人了嘛,好好好,老夫不缠着她了。

  明日老夫再给她把脉开药。”

  “不必了,明日一早,我们就走。”

  仓衡的拒绝令杜景瑜的背影一僵,随后他气哼哼的回头指着仓衡骂道。

  “胡闹!刚夸你,你就泛老毛病!

  青藤这是什么伤啊!要命的伤!不养全了老夫可放心不下!”

  仓衡回头望向已经跑去与白阳他们一起烤火的青藤,只见白阳递给了她一把从废墟里挖出来的残破长剑,而她一脸凝重的将长剑捧在手心。

  仓衡解开腰间的酒葫芦闷了一口,叹息着说道。

  “我还有事,不能呆在这里浪费时间。”

  这话说的杜景瑜更着急了,他跳起来一把夺过仓衡手里的酒,没好气的骂道。

  “你能有什么事!人命关天!她可是你徒弟!”

  仓衡手掌翻飞,左右一招虚晃又将酒葫芦给夺了回来。

  “就是因为她是我徒弟,所以我才要尊重她的心意。”

  杜景瑜觉得他脑子被秀逗了,说的话一点根据都没有。为了明天就走,什么虾扯蛋的理由都用上了。

  “什么意思?她什么心意?她的心意不就是治好伤势,好重新练武吗?”

  杜景瑜走进了两步戳着仓衡的胸口不争气的小声骂道。

  “你们无极宗世代单传!一个没养好,青藤不能练武了怎么办!还怎么传下去!你这是大逆不道!”

  仓衡垂眸一把捏住他的手,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

  “那我便再认个徒孙。”

  杜景瑜满脸不敢置信,两眼瞪的圆咕隆咚。真是太无耻了!居然还能想到认徒孙!

  “你们无极宗没一个好东西!老夫要去告诉青藤!”

  杜景瑜一把甩开手,骂骂咧咧的威胁他,试图改变他的主意。

  仓衡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仰头灌下一口清酒。摇晃着身型走到竹林里,挑了颗中意的竹子,飞身而上。

  他衣衫褴褛,仰天而躺,躺在翠竹的尖尖上,翘着二郎腿,将翠竹整枝都给压弯,竹子上下弹了弹,最终定格在一个舒适的弯度,驼着上头懒散的仓衡。

  杜景瑜站在竹子下头险些将自己的鼻子给气歪,猛的踹了一脚竹子泄气。指着仓衡破口大骂。

  “就你这么不负责任的人!还做人家师父!我呸!误人子弟!”

  竹根轻微的晃动令竹尖翻起惊涛骇浪,无数锋利的竹叶互相拍打,沙沙作响。而躺在竹尖上的仓衡宛如与这颗竹子融为一体,随波逐流,半分都没有要掉下来的样子。

  他还很是惬意的往嘴里倾倒美酒,随意的手法令清酒十有八九都倒在外头,从空中坠落下来,倒了杜景瑜一脸。

  杜景瑜气的吹胡子瞪眼,又拿他没有办法,只得愤愤的用袖子一擦,打算去找青藤告状。

  懒得理他的仓衡这时候却是侧躺过身,单手撑着脑袋说道。

  “那你就亲口去问问,她想什么时候走吧。”

  杜景瑜冷哼一声,甩袖离开。就算仓衡不说,他也会去问的。他含辛茹苦这么多年营造的神医招牌,可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仓衡破坏。

  他急匆匆地走过去,找了块石头搬到青藤身边,撩了袍子在她边上坐下。

  恰逢青藤刚好烤完手上的兔子,随手撕下一个后腿递给他就开始啃起来。

  只见烤兔子被青藤煎的外酥里嫩,她咬下一口,便从兔肉里溢出肥美的汤汁来。

  杜景瑜看的嘴馋,张嘴也咬了一口,竟是全无味道!一点不像看上去这么好吃!

  他原本想说的话都被兔腿儿给憋了回去。沉默了半晌从怀里拿出一罐椒盐,给自己的兔腿撒上后顺手给青藤的整只兔子也撒了。

  青藤再度咬了一口,惊喜的双眼发亮,连连赞叹道。

  “哇!你撒了什么东西?!这也太好吃了!”

  杜景瑜洋洋得意的将装椒盐的小瓷瓶拿出来炫耀,全然忘了自己是来告状的。

  “好吃吧?这可是老夫亲自调配的!”

  青藤连连点头,双眼笑的月牙弯弯的,再度把烤兔子递了过去。

  “好吃好吃!再给我来点儿!”

  一旁还在烤野鸡的白阳也凑过来,也不管这个粉末到底好不好吃,将烤的半生不熟的鸡肉强塞到杜景瑜面前,起哄着说道。

  “我也要!我也要!给我也撒点!”

  坐在对头啃原味麻雀的小童子闻到那股喷香的味道,也是眼睛一亮,吞咽了一口口水后连忙将小麻雀插回竹竿上递了过去。用眼神示意杜景瑜,给自己也来一点儿。

  杜景瑜很是享受他们的追捧,捏着小瓷瓶的手都翘起了兰花指,天女散花一般,姿势极为优雅的给他们撒上。

  小童子看着他的动作不由恶寒,想当初他们下午烤兔子的时候,师父可不是这么撒的……

  不过毕竟吃人家嘴软,撒了自己师父的椒盐,总不好意思立马就戳穿他。

  杜景瑜撒完了椒盐,也想起来自己坐过来是来干嘛的,将椒盐放到白阳脚边,一时有些不忍心破坏此时温馨的气氛。

  他踌躇再三,将那句话在脑海中粉饰了无数遍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青藤,你觉得……住在这里感觉怎么样?”

  啃兔子的青藤一时没料到他会问这么感性的问题,舔了舔吃的油嘟嘟的嘴角,毫不犹豫的说道。

  “挺好的呀!”

  听到她挺喜欢这里,杜景瑜不由松了口气。

  “那你就在这里多住段时间吧,老夫好报帮你调理身体。”

  青藤嚼肉的速度顿了顿,囫囵咽下后说道。

  “我也挺想留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的,但是我还有事,得尽早下山。”

  原来她是真的要走……

  杜景瑜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躺在竹子上喝酒的仓衡,叹了口气说道。

  “有什么事儿能比自己的身体还重要?你是个姑娘家,比不得他们那些糙汉子,更要注重养护才行啊!

  听老夫一句,留在这里把伤养全了再下山吧。”

  听到此处,啃兔子的青藤不由抬头狐疑的看他。

  “老头子,我们都这么熟了,你想我们帮你搭茅草屋就直说嘛。

  不用这样拐来拐去的,我们不会跑的,肯定帮你搭好了再走。”

  自己的一片好心居然给她误会成了搭茅草屋?!他堂堂神医要搭个茅草屋谁不巴结着上来帮忙!还需要他们三个帮?!

  杜景瑜气的一脚踹了过去,没好气的骂道。

  “你!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不自爱!以后短命,修要怪天怪地怪老夫!”

  语罢,他将手里的兔腿丢到地上,头也不回的走到角落里生闷气去了。

  白阳看着掉在地上的兔腿很是心疼,冲着杜景瑜的背影喊道。

  “哎!我烤了半天呢!你就这么扔了?!”

  其实杜景瑜心里也肉疼的厉害,他可还没吃饱啊……闻着儿,嗯!真香……

  但不争馒头争口气,就算饿死也绝不能坐回去!

  白阳见杜景瑜不理他,捡起兔腿丢到了火堆里,随后翻动着手里的野鸡,接着专注他的烧烤。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的确是把伤养全了再走比较好。

  毕竟你之前的伤势这么恐怖,现在说好就好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复发。”

  青藤将手上有些凉了的烤兔子架回火堆上加热,将油乎乎的手往自己裙裾上擦了擦,对着白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都说祸害遗千年,我那有这么脆弱。

  身体以后也可以慢慢调养,但是有些机会,失去了就不会再来。”

  她抬手摸向胸口的小瓷瓶,灵动清澈的眼眸骤然变得深邃,宛如一汪深不见底的宅井,黑到不见一丝光亮。

  胡子鉴,你要的游历世界,我便先带你回平阳派看看吧!